未尽赡养义务的子女,在遗产继承时应不分或少分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高某早年丧偶,之前生育两个儿子,其中一子为被告高某1,另一子在高某再婚后改名为被告史某。后高某携儿子史某与史某1再婚,并生育子女即原告史某2,被告史某3、史某41975年,高某、史某1家庭分家,高某与被告史某3共同生活,史某1与原告史某2共同生活,分家后双方分开居住。1979年,史某1去世。1996613日,在光明村村委会主持下,原告与被告史某3、高某1达成关于赡养老人及居住协议,约定在被告史某3楼屋旁建小屋一间给母亲高某居住,小屋未建之前住在被告史某3家;被告史某3每年供给高某口粮,并配备煤气瓶、灶具,煤气由被告高某1供给,油盐酱醋及小菜由被告史某供给;医药费,小病由被告史某3负责,医药费如较多,由大家商量解决,如生病日久,由被告史某、史某3、史某4共同分日护理;百年之后费用,由被告史某3负担50%,被告史某、史某4、高某1分担50%。原告及被告史某、史某3、史某4在协议上签字,村代表何伟国、楼正炳、李国平在协议上签字,协议还盖有庄市镇光明桥村治保调解委员会公章。200499日,高某去世。

根据某街道光明村村委会的相关规定,200171日至20081231日的村在册农业户口可享受购买别墅一套(可置换二套商品房),高某符合该规定。2010516日,被告史某、史某3、史某4、高某1签订关于房产分配协议书,约定根据母亲高某生前子女赡养情况即1996613日的关于赡养老人及居住协议书,高某名下在光明村可分配的两套商品房由被告史某、史某3购买,被告史某4、高某1分别获得补偿款23000元。该补偿款由被告史某支付25500元,被告史某3支付12000元。以及高某名下的土地征用补偿款8500元组成。2010年上半年,镇海区庄市街道光明村村委会将商品房4-101交付被告史某,被告史某支付购房款6万元;镇海区庄市街道光明村村委会将商品房3-102交付被告史某3,被告史某3支付购房款6万元。

故原告要求四被告返还应由原告合法继承的全部财产,即母亲高某所有遗产的五分之一,合计121700元。

【争议焦点】

在约定分开赡养父母的情况下,原告未对母亲高某实际承担赡养义务,能否继承母亲的遗产?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本案被继承人高某去世后,其名下有可从光明村分配两套商品房的权利和土地征用款8500元可以继承。高某从1975年分家后与原告分开居住,与被告史某3共同生活,从1975年到高某2004年去世前后长达30年,原告未对高某承担任何赡养义务。虽然1975年原、被告分家后,原告与父亲史某1共同生活,但史某1早在1979年已经去世,在1996年原、被告等兄弟姐妹协商赡养母亲的事宜时,原告作为高某的儿子理应与被告一起承担赡养高某的义务,但1996613日达成的关于赡养老人及居住协议书可以反映出,原告未对高某承担任何赡养义务,原告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对高某承担过赡养义务。综上,法院根据被继承人高某的遗产及原告所尽赡养义务等实际情况,酌情考虑原告继承高某的遗产价值为人民币1万元。因高某的遗产已被被告方继承,故应由被告方支付原告可继承高某的遗产价款。被告史某、史某3表示,由他们分别支付原告5000元,法院予以准许。遂判决:一、被告史某、史某3分别支付原告史某2可继承高某的遗产价款5000元,合计人民币1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原告史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律师点评】

子女之间达成协议分别赡养父母的,对父亲或母亲一方去世后所遗留的个人财产,有赡养能力但未实际承担赡养义务的子女在继承遗产时应不分或者少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