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不动产登记的遗嘱执行人在遗嘱生效前,不享有真正的完全所有权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车某与万某某(化名,于197912月死亡)系夫妻,共生育万某等5个子女。被告万某与李某系夫妻。200210月,车某向他人购买53302室房屋,并于次月领取了房屋所有权证。为了便于今后房屋的继承,20055月,车某与万某以虚构房屋买卖事实的方式将上述房屋过户至万某、李某名下。同年61日,万某、李某领取了房屋所有权证。620日,车某在一份打印的遗产继承书上盖章并按手印。该遗产继承书载明:本人车某,现年83岁,生有万某等五位子女。本人在世时,有53302室产权房一间,本人百年后,本人的产权房由五位子女平均继承。为此本人特立遗产书一份。本书五位子女各留一份,签字生效。本人为了减少百年后遗产继承手续上的麻烦,于20056月把本人现有的53302室房屋产权过户给儿子万某,并委托儿子万某待本人百年后,代本人将53302室的房屋产权分割为五份,让本人的五位子女继承遗产。特此立据为凭。万某等五位子女亦在该遗嘱中遗产继承人签字处分别签字。

200978日,原告车某诉称:遗产继承书是万某提出今后继承遗产要征收遗产税,要求将房产在车某生前过户到万某名下后才签署的,其中写明是为了减少百年后遗产继承手续上的麻烦而把房屋产权过户给被告,并委托万某在车某逝世后代为分割遗产。此后,车某仍继续居住于上述房屋,所以遗产继承书应当是遗嘱。现因万某、李某自20087月以来宣称车某所居住的房屋产权系其所有,要求车某搬出该房屋,并对车某实施辱骂、砸坏财物等骚扰行为,导致车某无奈寄住其他子女家中。车某有权撤销遗产继承书中关于将涉诉房屋过户给万某、李某的内容,并要求万某、李某返还该房屋所有权。

被告万某辩称:遗产继承书是车某及其子女所签,万某并不存在原告所述的侵权行为,并且系遵循原告意愿办理的过户,万某并没有作出违背原告真实意愿的行为,故不同意将房屋产权过户给原告。遗产继承书并非遗嘱而是一份分产协议,其形式上不符合遗嘱形式要件。车某已于20056月完成了对讼争房屋的处分行为,将房屋交由五个子女所有,现已无权再提出反悔意见要求返还。且车某在2005620日即已知道房屋产权过户给了万某,其返还主张现已超过诉讼时效,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某辩称:同意万某的答辩意见,并且万某、李某并没有欺诈车某,不同意车某的诉讼请求。

审理中,车某对2006620日以打印方式所立遗产继承书内容予以认可,并再次明确撤销遗产继承书中有关将涉诉房屋过户到万某名下,并委托万某为遗产执行人分割遗产的内容。

【争议焦点】

一是遗产继承书是遗嘱还是家庭分产协议?二是已过户的诉争房屋权属问题?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遗产继承书是遗嘱而非分产协议。理由为:遗嘱是自然人生前按照法律规定处分自己财产及安排与财产相关事务,并于死亡后发生继承效力的单方民事行为,被继承人有变更和撤销遗嘱的自由,遗产权属在被继承人死亡及继承开始后发生转移;而分产协议是财产权人在生前对自己的财产作出分配,财产权属转移不以财产权人死亡为必须条件。本案的遗产继承书强调讼争房屋为车某生前所有,车某并无生前将房屋处分权转移的意思表示,而是其对其死亡后财产继承意愿的反映,符合遗嘱特征。虽然该遗嘱由立遗嘱人与继承人双方签字,但遗嘱是继承人单方的财产处分意愿,遵循自由自愿原则,不受他人干涉,形式上有继承人双方签字,但并不属于合约。遗产继承书系车某在打印的文字下方签字盖章形成,因立遗嘱人车某尚未死亡,其在诉讼中对遗嘱内容的确认可以表明该遗产继承书系其真实意思表示。该遗产继承书载明是为了减少其死亡后遗产继承的麻烦将房屋过户给儿子万某,故万某仅是名义上的登记所有权人。法院对被告万某提出的该遗产继承书系分产协议的意见,依法不予采纳。

车某有权单方变更遗嘱并要求返还房屋。理由为:遗嘱人可以撤销、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即本案车某有权撤销、变更遗产继承书内容。车某在诉讼中对遗嘱继承书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同时也明确表示撤销遗产继承书中关于将作为遗产的涉诉房屋过户到万某名下并委托万某为遗产执行人分割遗产的内容,这是其对遗嘱内容的变更,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准许。二被告虽然已取得讼争房屋的所有权登记,但因该房屋所有权是基于车某的遗嘱意愿而非实质性转移,车某并无放弃该房屋所有权的意思表示,万某仅为名义上的登记所有权人,并不因此而享有完全所有权。李某虽非遗嘱继承人,但其取得房屋共有权的登记是基于其与万某的夫妻身份关系,同样仅是名义上的房屋登记所有权人,不享有实质性权利。基于车某对遗产继承书中有关遗嘱内容撤销的事实,故车某有权要求二被告返还上述作为遗产的房屋。

遗产继承书作为遗嘱,因立遗嘱人车某尚未死亡,遗嘱尚未生效,车某随时有权变更或撤销遗嘱内容。且本案系围绕房屋所有权产生争议,故对被告提出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车某要求二被告返还涉诉房屋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因其变更遗嘱所产生的房屋过户费用及本案诉讼费,应由原告自行承担。依照继承法第二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万某、李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将涉诉房屋返还给车某,变更房屋所有权登记所需费用由车某承担。

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

【律师点评】

本案遗产继承书虽以协议形式出现但实质内容是自然人对自己死后财产分配处理的法律文件,因符合遗嘱特征,应当认定其为遗嘱而非分产协议。基于委托执行遗产分割意愿而将作为遗产的诉争房屋转移到被告名下,取得不动产登记的被告仅是名义上的不动产所有权人,并不享有真正的完全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