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案件中,住房补贴债权如何分割?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原告:张某。

被告:裴1、裴2、裴3、裴4

第三人:某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以下简称职业学院)。

原告张某与被继承人裴某原系夫妻关系,2000524日登记结婚,两人均系再婚。裴某与其前妻马某于1955214日登记结婚,马某于1994910日死亡。裴某于2001318日死亡。四被告是裴某与其前妻马某的婚生子女,裴某的父母均已死亡,原告与四被告是裴某的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被继承人裴某生前是第三人的单位职工。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天津市于1999630日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对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前参加工作,住房未达到单位住房补贴面积标准的职工,一次性发放住房补贴。按照上述政策规定,被继承人裴某应得一次性住房补贴款99938.52元。第三人是住房补贴的发放单位。其中已经可以发放的部分为39975元,余款59963.52元尚未筹集到位。

原告诉称,诉争住房补贴属于裴某和原告张某的夫妻共同财产,请求对被继承人裴某的住房补贴99938.52元先析产,其中的一半归原告所有,所余49969.26元作为裴某的个人遗产由原告和四被告依法继承;要求第三人依判决给付原告全部应得金额;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裴1辩称,发放住房补贴的政策出台于1999年,彼时,原告与被继承人裴某尚未结婚。故诉争住房补贴不是原告和被继承人裴某的共同财产。且根据文件精神,该住房补贴是针对1991年之前裴某的住房状况所作的补贴,彼时,裴某前妻马某尚健在,故该住房补贴应属于裴某与前妻马某的共同财产。马某已于1994年死亡,应先析出马某所有的份额由马某的继承人(即裴某及四被告)进行继承,然后再由裴某的继承人(即原告和四被告)继承属于裴某所有的份额。

被告裴2、裴3、裴4与裴1意见一致。

第三人辩称,被继承人裴某是我单位的职工。按照相关文件,经核实,他的住房补贴应补发99938.52元,其中由市财政拨款40%39975元。此款已到我单位账上,这笔钱判决后即可发放。其余60%59963.52元为单位自筹部分,目前这笔钱尚未筹集到位,发放不了,需要等单位筹集到位后另行通知领取。

【争议焦点】

1.住房补贴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还是被继承人个人财产?

2.针对第三人未发放的部分住房补贴款,如何继承?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一次性发放住房补贴政策的施行是在1999630日,均不在被继承人裴某与前妻马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和裴某与张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故对于一次性住房补贴款原告主张先析产给张某和四被告主张先析产给马某均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本案诉争的一次性住房补贴应属于裴某生前应得的合法财产。在裴某死亡后应作为遗产由其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即配偶张某和其四子女裴1、裴2、裴3、裴4继承,具体分配份额应均等,即张某、裴1、裴2、裴3、裴4每人各分得总额的20%。现可以发放的金额39975元,原告与四被告每人均可分得7995元。一次性住房补贴款余额59963.52元,待第三人可发放时,原告与四被告应每人继承余额的20%份额。故,法院判决:一、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第三人给付原告张某,被告裴1、裴2、裴3、裴4每人7995元(被继承人裴某名下职工一次性住房补贴总额99938.52元中39975元部分);二、被继承人裴某名下职工一次性住房补贴总额99938.52元中59963.52元部分,由原告张某,被告裴1、裴2、裴3、裴4各继承20%份额(待此款可以发放时由原告及四被告按照上述继承份额分别向第三人领取);三、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判断住房补贴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标准是该住房补贴的取得时间。前妻死亡后取得的住房补贴不能溯及既往,不应认定为与前妻的夫妻共同财产。在以债权为标的的遗产继承诉讼中,从诉的合并出发,可以一并判决债务人向各债权继承人清偿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