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赠扶养协议,双方可随时解除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贾某红系贾某养女。贾某分别于2010115日和2011220日与胡某军、张某平夫妇签订了两份遗赠扶养协议,并于2011225日到公证处进行了公证。双方协议约定:1.胡某军、张某平夫妇对贾某进行生养死葬的扶养义务。2.胡某军、张某平夫妇将贾某移民后房屋价款中的差价款补齐(贾某系某县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移民)。3.贾某将其全部财产包括移民后房屋的所有权于其死亡后赠予胡某军、张某平夫妇。协议签订后,胡某军、张某平夫妇将贾某移民后房屋的差价款约3500元补齐。并对贾某在生活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照顾。

20116月份,贾某到贾某江(系贾某堂兄)家居住。2011825日,贾某通过公证处向胡某军、张某平夫妇送达了一份通知书。内容为贾某单方提出解除与胡某军、张某平夫妇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201193日,贾某订立遗嘱,将移民后房屋由其养女贾某红继承。2011104口,贾某死亡。胡某军、张某平夫妇到贾某堂兄家履行遗赠扶养协议中的死葬义务,但遭到贾某堂兄贾某江夫妇的阻拦。贾某由贾某江夫妇埋葬。随后,贾某江夫妇以贾某的遗嘱为依据,以贾某红的监护人身份到贾某移民后的房屋中居住。

贾某江夫妇认为:贾某与胡某军、张某平夫妇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已于2011825日由贾某的通知而解除了。贾某于201193日订立的遗嘱是其真实意思的表示。故贾某的移民后房屋应归贾某红所有。

胡某军、张某平夫妇认为:自己与贾某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在贾某生前尽了扶养义务,贾某死后不能履行死葬义务是因贾某堂兄的阻拦,属于客观履行不能。遗赠扶养协议并不能通过单方随意行使解除权而解除。因此,根据遗赠扶养协议的内容,贾某移民后房屋所有权应归自己夫妇所有。故请求法院确认遗赠扶养协议合法有效,并确认贾某移民后靠的房屋所有权属于自己。

【争议焦点】

1.遗赠扶养协议在被扶养人贾某死亡前,贾某能否行使任意解除权?

2.遗赠抚养协议是否已解除?

【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遗赠扶养协议签订后,被扶养人死亡前,双方当事人均具有任意解除权。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六条规定,原告胡某军、张某平夫妇未实际上尽到生养死葬的义务,贾某有权解除。且贾某的解除协议通知送达寇某后,寇某夫妇即使有异议,也应及时请求法院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但寇某夫妇接到解除通知后,并未有任何异议,故此遗赠扶养协议已经被解除。遗赠扶养协议已被解除,原告胡某军、张某平夫妇无权获得贾某房产。据此判决驳回胡某军、张某确认合同效力的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遗赠扶养协议具有极强的人身属性,再结合遗赠抚养协议立法的目的,其更多的考虑更多的是从保护被扶养人(老年人)的权益出发,并非强调协议的契约性、公平性,因此遗赠扶养协议不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遗赠扶养协议签订后,在被扶养人死亡前,扶养人和被抚养人对此遗赠扶养协议均具有任意解除权,但对解除前扶养费已履行的供养费用应进行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