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目的存在瑕疵,收养行为就无效?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杨甲和胡某诉称:杨甲和胡某原系夫妻,婚后生育有一子杨丙。2002年,杨甲的父母向杨甲提及想收养一名女童。杨甲遂至某儿童福利院处,代表其父母向某儿童福利院处工作人员表达了欲收养一名女童的意愿,某儿童福利院处工作人员顾某告知杨甲,杨甲父母不符合收养人条件,但杨甲符合收养人条件。之后,双方办理了弃婴女童陈某的试养手续。在实际试养过程中,主要由杨甲父母照顾陈某,杨甲和胡某为是否收养陈某发生争执。嗣后,杨甲考虑再三,将陈某送回某儿童福利院处。在此之后的三个月内,某儿童福利院处工作人员顾某反复做杨甲父母的思想工作,杨甲父母向杨甲表达了收养陈某的强烈意愿,甚至有强行住到某儿童福利院处看望、照顾陈某的过激行为,杨甲出于对父母的孝顺之情,同时考虑到当时经济条件较好,可以此方式回报社会,并做通胡某的思想工作,同意收养陈某作为养女。20034月,杨甲和胡某与某儿童福利院签订弃婴陈某的收养协议书。20036月,民政局向杨甲和胡某颁发收养登记证,陈某姓名更改为杨乙。杨乙虽为杨甲和胡某养女,但实际上杨乙自始至终由杨甲的父母抚养、照顾。2004年,杨甲和胡某就杨乙收养事宜再起争执,导致杨甲和胡某离婚。现杨甲父亲去世,母亲年事已高,已无力再照顾杨乙。综上,杨甲和胡某请求法院确认杨甲和胡某与某儿童福利院关于杨乙的收养关系无效。理由如下:1、收养杨乙并非出于杨甲和胡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因为杨甲父母不符合收养人条件,所以借用杨甲和胡某名义,依法办理了杨乙的收养手续。事实上杨乙亦由杨甲父母抚养至今;2、杨甲的父母系杨乙的事实抚养人,现杨甲父亲去世,母亲年满80周岁,无力抚养杨乙;3、杨甲和胡某因收养杨乙导致感情不合而离婚,现杨甲身体残疾,每月领取下岗生活费补贴700元,无法抚养杨乙。

某儿童福利院辩称:不同意杨甲和胡某之诉请,理由如下:1、杨甲和胡某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符合法律规定的收养人条件,杨甲和胡某与某儿童福利院就杨乙收养事宜办理了完备的收养手续,并经民政部门登记,故杨甲和胡某对杨乙的收养行为依法有效;2、杨甲和胡某提出收养杨乙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系受胁迫收养杨乙;3、杨甲和胡某作为杨乙的养父母,应当以崇高的社会责任感,承担起抚养杨乙的义务,现杨甲和胡某以各种理由主张收养无效,欲退养杨乙,使杨乙从家庭生活环境变更为集体生活环境,将对孩子身心造成巨大伤害。

【争议焦点】

杨甲和胡某对杨乙的收养行为是否合法有效?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从收养人资格来看,杨甲和胡某符合收养人资格;从收养的经过来看,杨甲和胡某在收养陈某的过程中,亲自经历了递交收养登记申请表、签订试养协议及试养、递交收养申请书、提供结婚证、工作及收入证明、健康检查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等一系列的手续,时间跨度自200112月起至200364日止,杨甲和胡某有充足的时间考虑是否收养弃婴陈某。现杨甲和胡某称收养行为系受杨甲父母的胁迫,被迫收养陈某,非杨甲和胡某真实意思表示,但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加以佐证,故杨甲和胡某该项诉称意见,本院实难采信。从收养关系的成立来看,200364日,民政局向杨甲和胡某颁发收养登记证,杨甲和胡某与陈某的收养关系自该日起成立。综上,杨甲和胡某与某儿童福利院间就陈某的收养行为依法成立,应属有效。杨甲和胡某诉称收养陈某非杨甲和胡某真实意思表示,要求确认收养行为无效的诉请,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故,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杨甲和胡某的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就本案而言,杨甲和胡某的收养是否合法有效应作如下具体分析:

一是杨甲和胡某收养目的的瑕疵不能否定收养行为的效力。本案中,虽然系杨甲和胡某完成了收养行为,但是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来看,其已育有一子、杨甲和胡某曾将试养的被收养人送回、以及被收养人主要由杨甲父母照顾至今等情况来看,杨甲和胡某主张系出于对父母的孝顺,同意收养的可能性较大。然而,这种借助自身条件帮助不符合收养人条件的父母实现收养的行为,虽然是为了规避法律,但不属于恶意损害被收养人的权益,因此收养行为有效。

二是杨甲和胡某的收养行为符合平等自愿的原则。杨甲和胡某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收养过程中,亲自经历了递交收养登记申请表、签订试养协议及试养、递交申请书、提供结婚证、工作及收入证明、健康检查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等一系列手续,时间跨度自200112月至20036月,杨甲和胡某有充足的时间考虑是否收养。与此相对,杨甲和胡某提出的收养行为系受杨甲父母的胁迫,被迫收养被收养人,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主张缺乏证据证明。

三是收养关系不得以收养人经济恶化为由被确认无效

按照《收养法》规定,有配偶者收养子女,须夫妻共同收养。共同收养产生的养父母子女效力及于夫妻双方,不因养父母本身夫妻关系的解除而受到影响。本案中,杨甲和胡某与其子共同持有三套房产,胡某的经济条件优越,理应承担起抚养被收养人的义务。

综上,收养应当有利于被收养的未成年人的抚养、成长,保障被收养人和收养人的合法权益,遵循平等自愿的原则,并不得违背社会公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