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养权与抚养义务,是否可以分别行使?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周某与叶某于19859月登记结婚,居住在丈夫周某承租的公房内。婚后育有一女一子,四口之家本应是其乐融融。然而“平地起波澜”,丈夫周某常因工作繁忙有意无意地忽视对妻子儿女的关爱,叶某则脾气暴躁,且与周某亲属相处不睦,夫妻关系渐渐出现裂痕。1992年,叶某发现周某与其他异性生育一女,这更加剧了夫妻矛盾,家庭中时有发生的言语争吵逐渐升级为拳脚相向。1993年,丈夫周某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后因故撤回诉讼,但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并未缓解。19974月的一天晚上,周、叶二人发生争吵并动手,叶某用晾衣服的木棍打到周某的左眼,致周某左眼球破裂被摘除。于是,叶某成为故意伤害案的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此后,周某便离家外住,与叶某分居,一对儿女随叶某生活,周某一直未承担子女抚养费用。1999年,周某再次起诉要求与叶某离婚,后仍撤回诉讼,但双方关系未有改善。

20007月,周某第三次提起离婚诉讼,要求子女由双方分别抚养,儿子由周某抚养,女儿由叶某抚养;周某承租的公房变更由叶某租赁使用,但要求叶某支付房屋补贴款2万元。

【争议焦点】

1.婚生子女抚养权问题?2.房屋补贴款问题?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周某的上述诉讼请求,同时判令周某支付分居期间的子女抚养费14000元。

宣判后,叶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周某与其他异性长期同居并生育一女,判令儿子跟随周某共同生活对孩子成长不利,要求两个孩子均由叶某抚养,由周某按月支付生活费500元;叶某系下岗工人,生活有一定困难,无力支付房屋补贴款2万元。

被上诉人周某不同意叶某的上诉请求,认为抚养孩子是其法定权利,要求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孩子抚养问题,抚养孩子既是父母的义务也是父母的权利,夫妻离婚后,两个孩子分别由父亲和母亲各抚养一个是常见的做法。关于住房补偿款问题,由于叶某没有住处,周某承诺离婚后迁出该房屋,对该房屋而言夫妻、子女均有居住使用权,周某携子迁出后有权获得相应补偿。由此看来,周某的前述主张符合有关法律规定,一审判决并无不当。然而,叶某的上诉理由同样引起合议庭的注意。叶某认为儿子由周某抚养对孩子的成长不利,理由为:第一,儿子始终与自己生活在一起,相依为命,而周某则长期对儿子不闻不问。第二,周某已与他人育有一女,他面对一向生活在一起的女儿与长期不予关爱的儿子,能一视同仁吗?第三,儿子本人也多次表示不愿意跟随父亲一起生活。面对男方的合法主张和女方的合理诉求,法官感到对这一案件决不能简单处理,因为大人的生活和孩子的成长均系于此。于是,尽管当事人双方在庭审中并未表现出明确的调解意向,合议庭还是决定在庭下尽力做工作,希望以调解方式化解这一法理与情理相冲突的难题,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及孩子的利益。

最后,在法庭辨法析理、悉心开导下,200173日,周、叶二人最终达成协议:1.双方自愿离婚;2.女儿由叶某抚养,儿子由周某抚养,但儿子的日常生活亦由叶某照料,周某每月支付抚养费500元;3.周某一次性支付叶某分居期间孩子抚养费14000元;4.公房变更由叶某租赁并携子女居住使用。

【律师点评】

法院在离婚案件的处理上一般非常谨慎,特别是在涉及子女抚养问题时。本案的一审判决固然于法无悖,但从情理方面讲,离婚诉讼肇始于周某的婚外恋,但结果却是叶某既失去了儿子的抚养权,又要出钱给周某,这对叶某来讲是非常残酷的。本案在合议庭的调解下,通过创新调解方案,化解了双方当事人在子女抚养问题上的争执,使纠纷得以顺利解决,并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