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养费追索是否受诉讼时效限制?

发布时间:2018-06-04 关注:

【基本案情】

黄某系原告顾某的生母,被告周某系原告顾某的生父。199510月,黄某与顾某某登记结婚。19968月,黄某与被告周某在舞厅相识并产生好感,后两人发生婚外两性关系,黄某由此怀孕。1997616日,黄某生下女儿顾某。后顾某一直跟随黄某生活,被告周某对此并不知情,未支付过抚养费、教育费等费用。199810月,被告周某与陈某某于结婚,婚后育有一子。2008221日,顾某以被告未尽抚养义务、追索抚养费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周某支付抚养费。经原告申请,一审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所对原、被告双方是否存在亲生血缘关系进行DNA司法鉴定,该鉴定所出具法医物证鉴定报告称,被告周某能提供给原告顾某必需的遗传基因,父权相对机会大于99.99%DNA分析结果极强地支持了周某与顾某之间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原、被告双方均对此鉴定结果无异议。

原告顾某诉称:由于现在家庭经济困难,无法继续支付原告顾某的生活与教育费用,现得知亲生父亲并未履行抚养义务,故要求被告承担其自出生至成年期间的抚育费人民币129600元(每月人民币600元,支付18年)及小学到大学的教育费人民币31500元。

被告周某辩称:我和黄某于19968月在舞厅相识后产生好感并发生两性关系属实,但当时黄某已经结婚,对于原告是我的亲生女儿这个事实,我一直持怀疑态度。现在虽然经亲子鉴定,认定原告顾某与我有亲生血缘关系,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并不了解原告的实际情况,所以之前11年的抚育费不应由我承担。而且原告的请求超出了诉讼时效的规定,只愿意承担近两年的抚养费,承担的标准应以工资收入的20——30%为限。

【争议焦点】

原告主张抚养请求权是否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父母对子女有抚养的义务,未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顾某系被告周某的非婚生女,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应当承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被告周某系顾某的生父,理应承担对顾某的抚养义务。而请求抚养费是权利人基于身份关系产生的请求权,虽然也涉及一定的财产权益,但身份权毕竟是人格利益的延伸,且其主要还是身份利益,故基于身份的请求权,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因此,被告周某应向顾某支付自19976月起至20081月的抚养费共计人民币35840元,并自20082月起每月负担原告顾某抚养费人民币360元至顾某独立生活止。原告顾某从出生起即跟随生母黄某生活,改变生活环境可能对其造成不利,故原告顾某仍应由生母黄某继续抚养。依照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1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条、第11条的规定,判决:原告顾某由黄某抚养直至顾某独立生活止,被告周某自20082月起至顾某独立生活止每月负担原告顾某抚养费人民币360元,并应一次性支付原告顾某自19976月起至20081月的抚育费共计人民币35840元,驳回原告顾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周某不服一审判决,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本案的过错责任应由被上诉人的法定代理人黄某承担,抚养费应从亲子鉴定确认父女关系成立起开始承担。

在二审过程中,经中级人民法院主持,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

【律师点评】

追索抚养费是否适用诉讼时效,应充分考虑请求权人的行为能力、生活状况以及权利行使状态。未成年非婚生子女向抚养义务人追索抚养费,由于抚养费请求权具人身属性,权利的行使受到权利人认知与行为能力、道德观念、确认父母子女关系等诸多因素的限制。所以,基于维护公序良俗、人格尊严以及保障未成年非婚生子女基本生存权益的考虑,本案原告主张的抚养费请求权原则上应不适用诉讼时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