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转让股权与赠与的区别

发布时间:2020-01-13 关注:

【基本案情】

2011年8月31日,杨某(转让方)与王某(受让方)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书》,就转让五星公司部分股份转让事宜达成一致,转让方自愿并无偿将其在五星公司1%股份转让给受让方,具体转让时间以“正式转让合同”中约定为准。受让方同意接受该转让的股份。受让方无须就该转让股份向转让方支付任何费用或交付任何等价物。协议约定内容自签订之后即生效,有效期自协议签订日起至双方签订的“正式转让合同”生效后止。无论转让方因何种原因无法履行协议约定内容或就协议约定内容构成违约,转让方必须向受让方支付与转让股份等值的货币作为补偿或赔偿。双方承诺“正式转让合同”暂定于两年后签订,但最长不得超过五年。

2014年10月,王某通过电子邮件与五星公司协商股权变更事宜未果。2015年4月,杨某通过其律师向王某送达了《律师函》,通知王某因双方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书〉系赠与协议,其撤销《股份转让协议书》。2015年5月,德亿堡公司与杨某、奧立彩中心等签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之补充协议》,就德亿堡公司采用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五星公司99%股份达成一致,剩余1%待权属争议解决后由德亿堡公司以支付现金方式进行收购。五星公司100%股份评估值为26191.41万元,上述9%股份的交易价格为24024.825万元。

因杨某向王某送达律师函,告知撤销赠与,王某提起诉讼主张权利,认为其受让标的为五星公司1%股份,杨某处分股份的性质为转让而非赠与,杨某无权撤销,应当依据协议书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案件焦点】

股份转让协议是否为赠与意向,能否撤销?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对于《股份转让协议书》的性质。双方存有是赠与合同还是股权转让合同的争议。结合协议书内容可知,双方已就杨某转让其在五星公司1%的股权达成一致,协议特别就无须支付费用或其他等价物、生效时间、违约责任等作出明确约定,其名称即为“股份转让协议书”,且考虑到杨某在五星公司的任职及股权情况,上述协议的性质应属于股权转让协议而非更强调身份意义的赠与合同。在协议书中,已写明转让标的物系杨某所占五星公司1%的股权,王某主张的股权具体计算方式并无错误,法院予以支持。另外,虽双方协议签订于五星公司从有限公司转为股份公司期间、工商局核准之前,但上述协议中转让的标的物为“股份”的描述,并不影响法院对双方基于合同产生的责任进行认定。其次,对于《股份转让协议书》的效力。结合前述,在协议系股份转让性质的前提下,如无特别缘由,杨某并不享有撤销权;在合同内容于法不悖的情况下,案中《股份转让协议书》成立并生效,对双方当事人均产生拘束力。因法院已确认协议效力。对于王某第二项诉请,虽《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了合同最长履行期限,但因杨某已明确表明不再继续履行协议,故此时王某可依据上述协议约定,要求杨某承担相应违约赔偿责任。结合在案证据,王某以德亿堡公司收购五星公司交易时所做股份评估值为基准,计算双方争议1%股份的具体赔偿额,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杨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某2619141元。

杨某持原审起诉意见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所谓赠与是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合同原则上是实践性合同,赠与人在赠与财产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而本案中,双方签订合同名称即为“转让”,同时对生效时间、违约责任作出了明确约定,并无任何“赠与”的表述。王某在与五星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的深圳五星公司任职,其主张基于股权奖励无偿受让股权具有一定的事实基础,杨某主张股份转让协议为赠与意向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股份转让协议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均应依法履行。双方欲转让五星公司股权,而时为有限责任公司的五星公司的其他股东不知情、不认可,且双方在股份转让协议中亦约定正式的股权转让合同暂定于两年后签订,故股份转让协议并不产生立即使王某取得相应股份的后果,但上述情形均不影响协议中确定的违约条款的法律效力。现王某基于杨某不能向其转让相应股份而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具有合同依据。因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转让方违约,应向受让方支付与转让股份等值的货币作为补偿和赔偿,故应明确协议约定的欲转让股份的比例及相应价值。协议中,已写明转让的是杨某在五星公司1%的股份,故杨某主张合同标的物是其股份中的1%的意见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违约赔偿的金额,应按照违约方违约之时股份的价值确定,杨某于2015年4月明确表示不再向王某转让股份,其按2014年12月16日的资产评估报告中的股份评估值向德亿堡公司转出了五星公司99%的股份,故王某依该报告确定股权价值并无不当。综上所述,杨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点评】

对于无偿转让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性质的认定,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双方明确的无偿转让,应视为赠与。赠与人在为实际交付标的股权之前,赠与人可以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撤销赠与。另一种观点认为,不应仅凭股权转让的对价来判定股权处分为赠与,而应进行多元角度理解。

本案中,法院并未因无偿处置股权而认定股权转让协议为赠与性质。这是因为,其一,双方签订合同名称即为“转让”,同时对生效时间、违约责任作出了明确约定,并无任何“赠与”的表述。其二,股权同其他作为合同标的的权利不同,股权转让的对价往往包括现金、劳务、知识产权等多元形式,如在无须支付对价的股权奖励情形中,虽受让方无须支付对价,但股权的对价已体现于受让方此前为公司付出的劳务和贡献中。其三,无偿受让股权并非纯获益的行为,受让股权也并非意味着受让方资产的必然增加,股权相关企业经营还可能存在未知的风险,受让方可能因此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也是股权转让的对价。

(承办单位:广东遂达律师事务所 吕秀娥律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