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股权转让协议究竞以何为准?

发布时间:2020-01-13 关注:

【基本案情】

2011年7月26日,张某(丁方)与叶某(甲方)、潘某(乙方)、徐某(丙方)签订《投资意向协议书》一份。该协议约定,甲、乙、丙、丁四方为合作经济,拟投矿粉企业项目,项目总投资约1600万元,各方投资额为:甲方450万元,乙方350万元,丙方500万元,丁方300万元。办理营业执照按协议比例等。

安达公司于2011年9月19日登记成立,由香港某有限公司独资设立,注册资本为700万美元,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为徐某。上述四名意向投资人均未登记为安达公司的股东,但安达公司实际由四名意向投资人经营

2013年1月31日,投资协议人叶某、仲某、徐某、潘某签订《协议书》一分,约定:一、公司总投资确定为1750万元。其中:叶某577.5万元,占33%;徐某490万元,占28%;潘某376.50万元,占21.50%;仲某306万元,占17.50%。

2013年11月5日,叶某、杨某、王某、潘某、仲某、黄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一份,约定杨某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叶某,徐某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王某,仲某的股权全部转让给黄某。

2014年3月7日,安达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一份,主要内容为:①同意叶某将其持有安达公司的股权1023.21954万元人民币(占公司注册资本的2%)转让给王某。②同意叶某将其持有安达公司的股权776.88951万元人民币(占公司注册资本的20.5%)转让给潘某。③同意叶某将其持有安达公司的股权625.30086万元人民币(占公司注册资本的16.5%)转让给黄某。股东叶某、杨某、王某、潘某、黄某出资比例分别为28%、8%、27%、20.5%、16.5%。

2014年3月7日办理股东工商变更登记时,叶某与王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份,约定内容与2014年3月7日安达公司形成的股东会决议一致。2014年3月10日,安达公司经工商登记变更,现股东名称为叶某、杨某、王某、潘某、黄某。

2014年3月22日,安达公司召开董事会,参加人员为叶某、杨某、王某、潘某、黄某,列席人员为陈某(陈某系安达公司的债权人),记录人为徐某(徐某是洹创公司的材料会计)。董事会记录,经股权流转后,各股东所占公司股份为:叶某28%、王某27%、黄某16.5%、潘某20.5%、杨某8%。

【案件焦点】

原告仅凭在工商登记部门2014年3月7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主张被告支付股权对价能否成立?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从安达公司的演变过程来看,其名为外资独资企业,实际系由四名自然人投资并运作,但自然人之间的股权转让在工商登记中并无任何记载,于是便产生了显名股东与隐名股东的情形,叶某通过受让方式成了显名股东,而潘某、徐某、张某(后为仲某)几位实际投资人则成了隐名股东。

安达公司登记的注册资本与实际投资资本存在不一致的情况下,在处理实际资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时,只能以投资人之间的投资协议作出判定。2014年3月7日,股东会决议既是为了解决隐名股东转变为显名股东的问题,更是为了与工商登记的注册资本相吻合,双方均不持有原件,完全是为了工商登记备案所用,通过这份股权转让协议,使隐名股东的身份转变为显名股东。故此协议并非实际投资人债权债务关系的真实记载,原告更不可以将此作为债权凭证。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叶某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维持原判。

【律师点评】

本案的关键问题是“阴”“阳”股权转让协议以何为准。

欠缺真实意思的民事法律行为不成立,故欠缺当事人真实意思的备案股权转让协议对双方当事人不具有约束力。关于工商登记备案对合同效力的影响,《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备案股权转让协议虽约束双方当事人,但登记备案公示对抗效力的保护对象是第三人。

综上,股权转让人与受让人之间股权转让合意应以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为准,能够证明双方真实意思的投资意向书、未提交登记备案的股权转让协议等与登记备案的转让协议内容不一致的,登记备案的转让协议因欠缺真实合意对当事人之间不具有约束力,仅对笫三人确认受让人股东资格、出资责任等具有公示对抗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