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案情】

2009年9月15日,方某、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詹某登记设立B公司,注册资金8000万元。

2012年3月27日B公司作为保证人(甲方)与H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乙方)签订保证合同,为J公司(债务人)与乙方签订的的《借款合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2年4月27日,方某作为甲方,詹某作为乙方,K公司作为丙方,何某作为丁方,赵某作为戊方,金某作为已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方某、詹某将其在公司享有的股份及债权转让给丙丁戊己4方。

《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按约向方某支付股权转让价款7620.29万元,各方于2012年5月24日按约办理了B公司股东变更登记,将B公司股东从方某、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詹某变更为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其中何某出资2240万元,享有28%的股份;赵某出资800万元,享有10%的股份;金某出资560万元,享有7%的股份;K公司出资4400万元,享有55%的股份。

2012年8月,B公司股东发现方某没有将B公司为J公司提供担保的情况按协议约定进行披露从而拒绝支付方某剩余转让款。截至2013年3月15日,仍有468.5万元转让款未支付。

2012年9月5日,B公司向方某发函要求与其协商违约担保赔偿事宜,并要求方某按照协议第5条第5款的约定承担违约赔偿金570万元,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2013年3月13日,H农村信用社出具一份情况说明予以载明:兹有J公司于2012年3月26日在我社贷款1900万元,并以B公司作为该笔贷款的保证担保。后J公司于2012年12月25日向我社提出撤销申请,要求撤销B公司的保证担保,我社于2013年1月24日已经撤销了B公司对该笔贷款的保证担保。

2013年3月6日,方某以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在履行《股权转让协议》过程中违约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解除《股权转让协议》;2、由四被告共同支付滞纳金198758.40元;3、由四被告共同支付违约金16934000元;4、由四被告办理股权回转登记,原告方某占B公司43%股权,金额为3440万元。诉讼费用由四被告共同承担。

【案件焦点】

股权转让方未按约定披露公司对外担保的事实,但股权转让后该担保已被撤销的,能否构成受让方不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抗辩事由?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方某在担任B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以B公司为J公司的1900万元贷款提供保证担保,其在将B公司股份全部转让给四被告后,没有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第5条第5款的约定将担保情况向受让人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进行披露,违反协议约定,属违约行为。

但方某在收到B公司的发函后解除了B公司的担保责任,因此方某以B公司为J公司的190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的违约行为并没有给四被告造成实际损失,故四被告要求方某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第5条第5款承担违约责任的理由不符合《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9条的规定,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应将剩余的转让价款468.65万元支付给方某。

二审法院认为: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是在得知方某未将B公司对外担保的事实向受让方披露后,认为方某违约在先,在与方某协商违约金事宜不成后,从第三期开始未履行付款义务。

虽然J公司于2013年1月24日申请撤销了B公司的保证担保,并未B公司及被上诉人造成实际损失,但方某存在违约行为,只是因为未给对方造成损失而不需赔偿。

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应将剩余的转让价款468.65万元支付给方某。

再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一、二审查明的事实,方某在担任B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以B公司名义为J公司的1900万元贷款提供保证担保,其在将B公司股份转让给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后,没有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第5条第5款的约定将担保情况向受让人进行披露,违反了协议约定,属违约行为。

但方某在收到B公司发出的协商函后即向H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提出撤销保证担保的申请,该社于2013年1月24日将该保证担保撤销,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不再享有拒绝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抗辩权。

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称其在一审庭审中才知道撤销保证担保的事实,但其在知道该事实后仍未足额支付剩余的股权转让款。鉴于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在受让了案涉全部股权后确实存在未按协议支付股权转让余款的事实,故二审判决认定K公司、何某、赵某、金某存在违约行为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律师点评】

1. 股权转让方未按约定披露公司对外担保的事实,但股权转让后该担保已被撤销的,不构成受让方不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抗辩事由。

2. 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股权转让方虽存在违约行为,但未给受让方造成实际损失而不需赔偿。